沉舟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深

【竹马】岁月翩跹

竹马组的婚后日常

幼崽出没预警

重度OOC预警

平行世界,有丝分裂。

不喜勿喷,跪求!






开餐








岁月情书·前篇

岁月翩跹




“好……我知道了”,许明杰一手提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生活用品一手拿着钥匙开门,肩膀跟耳朵间还夹着手机,“辛苦小仙女啦。”

“总是这样,你和子闳就知道敷衍我。算了算了,不跟你们俩计较……”小仙女无奈的声音伴随着丝丝电流声传进耳鼓,许明杰在玄关处换了鞋,顺势抹掉粘在脚下的春泥,这才提着东西往厨房走。小王子和杀手安在脚下缠来绕去地喵喵叫,把许明杰跘了个趔趄。

“小仙女最好了,刚回来就送了这么多好吃的来。放心,都会吃掉的……”他一只手把东西往冰箱里塞,一面看着小仙女送来的已经放在冰箱里的保鲜盒,还不忘跟小仙女碎碎念。

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占据了冰箱高地。

“我看看哦,卤肉,鱼蛋,麻油鸡……小仙女,卤肉做得好多啊。我吃不完的。”

“哪里都是给你吃的,还有子闳的啊,他不是说我做的卤肉饭好吃吗?”

“是是是,那辛苦小仙女喽,总给我们送好吃的。”

小仙女听许先生半真半假半撒娇半调侃的话也觉得自己送去的东西有点多忙不迭让他也送一些给朋友同事们,又开始担心子闳能不能吃得完。

“什么?吃不掉怎么办?当然是往子闳嘴里塞喽。”许明杰把最后一样东西放进冰箱,关上门,听着小仙女说他欺负子闳又笑开,“我没有欺负他啦,小仙女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怎么可能不爱你?傻啦?好啦,快去忙你的吧……”小仙女那边无奈地笑声传过来,“我一会还要去做义工,不说了哦。”

“好……”许明杰挂掉电话,从厨房出来,看见放在餐厅桌子上的几个盒子。

“车轮饼,卤肉饭,生炒花枝,姜母鸭……”

纸条上是林先生姐姐的字迹:就知道你们俩不会做饭,不用谢我哦,妈让我拿来的。

许明杰拿着纸条哭笑不得。

双倍的母爱啊……只可惜他和林子闳没有双倍的饭量……

林子闳进家门的时候,闻到了卤肉的香气。

换了鞋,顺着香味进厨房。

许明杰围着围裙淡定的煮粥。

他蹑手蹑脚地过去从背后环住他,把下巴搁在他颈窝,朝他的耳朵吹气似的说话:“我想你了……”

许明杰被他弄得发痒,拿着汤勺的手有点抖。

“你要是还想吃晚饭,就去给我洗手,不然……”汤勺在许明杰手里转了两个圈,咣当被扔进了锅。

林子闳非常识趣地去洗手。

洗干净了手,换了衣服,菜也上了桌。

许明杰正在煮青花鱼给小王子和杀手安加餐,两只毛绒绒的在他脚下喵喵叫,不时还扒住他的大腿要往上蹦。

两只猫很不幸地有林子闳这样的主人。

一猫一脚,小王子和杀手安委屈巴巴地叫唤。

然后许明杰给了林子闳一脚……

林子闳也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问世间情为何物?

答:一物降一物。

青花鱼拌饭顺利到嘴,两只小家伙便凑在一起埋头苦吃,不再理会自己的主人。

林子闳看了一眼桌子上花花绿绿的菜,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吃哪个……

“卤肉鱼蛋还有麻油鸡是仙女送来的,车轮饼,姜母鸭是姐姐送来的,还有妈做的卤肉饭,我放在冰箱了。猪脚和鱼生是楼下买的,炸鸡是外卖。”

“所以……哪个是你做的?”林子闳不知道如何下筷。

许明杰淡定地朝一盘青菜努努嘴,“我做的。”

林先生看了一眼许明杰,默默低下头去喝粥。

“这粥味道不错。”他赞道。

“谢谢夸奖……”

每日一夸,任务完成,可以安心吃饭了。

吃饱,林子闳主动承担洗碗任务,许明杰乐得清闲瘫在沙发上。

他嚼着薯片,享受着小王子为了尝薯片的味道在他的腿下喵呜喵呜地叫唤,杀手安淡定地在一边舔着爪子。

厨房里,洗碗的林子闳突然叫了一声。

许明杰就不淡定了,趿拉着拖鞋往厨房跑。

“怎么……”

话没说完就被人堵住了嘴,唇舌交缠。

他们有多久没见了?

许明杰被抵在墙上还保持着思路清晰。

三个月啊……

然后他也淡定不下去了……

这爱情啊,如烈火烹油,一点就着。

迷乱间,不知是谁扯掉了谁的上衣,谁在谁身上留下印记,谁吻了谁的唇。

等疼痛刺激他再次清醒的时候,他已经被林子闳用能勒碎腰肢的力道圈在了怀里,他想起自己买来的东西还没有拆封,还未出声,又被人用唇堵住了话头。

他们从厨房一路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床上,卧室门被砰地关上。

门外,小王子急切地叫着,挠着门。杀手安也不舔爪子了,只是静静地看着。

许明杰躺在床上,手勾住林子闳的脖子,身形交叠。

林子闳的手顺着他的腰窝向下游走,一路向下。

他们两个都呼吸渐粗,许明杰主动去贴和他的身体,他的竹马一颗心温柔而滚烫,许先生几乎被林先生融化。

这是一场激烈的情事,似乎要弥补之前三个月所有的缱绻。

一场欲火由心而生,纠缠于床榻,平息于一室缠绵,被云雨熄灭……

林子闳在家的日子不多,这次也只有小半个月的休息。

他们躺在沙发上,杀手安趴在林子闳肩头,小王子把脑袋埋在许明杰衣服里睡觉。

林子闳看自己下一部戏的剧本,许明杰撸猫玩。

实在是无聊了,许明杰看着林子闳的侧脸,大概是荷尔蒙作祟,偷偷亲了一口,亲完抱着小王子就跑,吓得小王子死死扒住他的衣服。

林子闳在后面慢悠悠出声:“回来!”

许明杰没听明白,只慢慢挪回去问:“什么?”

林子闳头也没抬直接伸手拉过他。

“诶诶诶,你干嘛?”

“刚才没亲到,再亲一下……”

“……”

总在夜黑风高,王子叫杀手跳的夜晚完成生命的大和谐。

等林先生拍戏去了之后,许先生才发现自己放在柜子里的东西都没有拆包。

“迟早要出事……”他叹了一口气。

林子闳是故意的。

他知道。

自从哥和伟晋的小孩出生,他对孩子产生了迷一样的执念。

婚前就说好暂时不考虑孩子问题的林子闳动摇了,接着许明杰也动摇了。

所以偶尔一次两次的真空上阵,他也乐在其中。

药不能随便吃的,不仅伤身,还有可能过敏。即使是假期,他也不敢尝试。

之前几次都没事,这次也不会那么容易中奖。

许明杰自我安慰。

没有林子闳的日子,许明杰一个人在家。

除了去看小仙女,许明杰几乎都闷在家里。

他发现了一些很奇妙的事情。

某日,他躺在沙发上吃薯片,看电影。小王子悄无声息地爬了上来,往他的腰上拱了拱,窝在他身边睡着了。杀手安似乎很烦躁,总对自己的肚子有什么意见。

那一段时间,每天小王子都要拱一拱他的肚子然后在他身边睡着。小王子向来黏人,他也见怪不怪了。但是杀手安这个佛系猫咪突然对他的肚子也感了兴趣,不仅每天都要用肉爪拍一拍,后来发展成要趴在自己肚子上睡觉。

春日里的台湾偶尔有几天降温,有些冷的时候,这样的行为尤其明显。

事情是在许明杰某一天对小仙女送来的卤肉饭感觉反胃发生的变化。

他像做贼一样偷偷去买了一堆东西把自己关在厕所里。

一排测试棒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他坐在马桶上,有点不敢看结果。

两分钟之后……他看见了一排两道杠。

将近一打的测试棒每一个都是明晃晃的两道杠。

许明杰觉得自己有点晕,他扶着洗手台预约了医院的检查。

然后把这堆测试棒扔进了垃圾桶。

等他裹得严实戴着口罩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对于检验结果,看见那堆杠的时候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但是,报告单上明确的七周半还是让他措手不及。

医院的小护士对他说恭喜的时候,他真的懵了。

医生一脸严肃地盯着他:“马上八周大了,挺健康的,要不要啊?”

许明杰先生还发懵:“什么要不要?”

“孩子,要不要?”

许明杰更懵了:“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不要?”

医生那张严肃正经的脸瞬间变脸,带着温和的笑意道:“真好,恭喜。第一个孩子吧?”

许明杰处于被问傻了的状态点点头,“第一个。”

“那要好好休息啊,应该是很好的孩子啊……”

那个下午,他静静地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坐了许久。

从自己的生命一直想到林子闳的,最后想到现在这个七周半大的生命。

温柔的春风虽然暖,但是还是让他打了个寒颤。

他顺着楼梯慢悠悠地往下走,每一步都很坚定,很沉稳。

等彻底坐在车里,系上安全带,再次打开报告的纸袋。

上面明明白白确诊的了七周半。

他忽然笑了起来,特别舒心地笑了起来。

打给小仙女的时候,他的手在抖,可他依旧是笑着的。

“妈,我又要麻烦你了……”,他拿着手机,声音微微颤抖,“您想要的孙子或者孙女……不久之后就会见到了。”

小仙女也被这个突然的消息惊到,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然后两个人隔着电话笑了起来。

“仙女你别激动,我一会就去你那。等我哦。”

仙女在另外一端说好,挂断了电话。

许明杰在车上坐了许久才开车朝小仙女家进发。

他也想过直接告诉林子闳这个消息,但是电话,视讯都是太现代的科技,虽然有效,但是缺了点人情味。

他一直这样觉得。

面对小仙女问话,他也是这样回答的。

“只是,孩子的爸爸大概不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小仙女叹气,“那孩子是最敏感的。你要好好跟他说。”

“好好好……那你要好好说。”

“妈,我发现了,自从有了林子闳,你是一点都不爱我了……”许明杰撒娇。

“你啊……”仙女妈妈只能点点他的头,“我能不爱你吗?傻孩子……”

许明杰那天没有回他和林子闳的家。

他睡在自己睡了多年的房间里,第一次觉得害怕。

没有林子闳在身边的日子突然变得比以前更加难熬了起来。

以前林子闳去拍戏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人住,也没有现在这样心慌意乱。

可能身体上的变化影响了心理上的变化。

他躺在黑暗里,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眼睛,把自己缩成一团。

仙女半夜过来看他,只见他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蜷着床上,偶尔还冒出呓语,伸了几下胳膊。

仙女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被许明杰抓住了胳膊,整个人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仙女用另一只手去摸了摸他的头,慢慢抽出被他抓住的手臂。

为了让仙女安心,在林子闳回来之前,他一直住在仙女那。

这样重要的大事,仙女第一个知道,第二个知道的就是林家妈妈和姐姐。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薯条似乎听到了,在那边一遍又一遍的问明杰舅舅是不是有小宝宝了。

他在这边亦是很开心。

不知道有孩子之前,他也没觉得自己怎么样,等他知道了之后,反而觉得有些不舒服。

仙女看着他这样心疼,不舍得放他回去,又没办法放下家里那两只嗷嗷待哺的喵星人,想把杀手安和小王子也被接了过来,没两天又被林家姐姐接手,每天三趟去喂猫。

然而发生这么多事,拍戏断网断电的林老板一无所知。

林子闳拍戏结束,许明杰11周。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飞去仙女家。

许明杰嗜睡得很,他到的时候,许明杰睡得正熟。

“这是怎么了?”他问。

仙女妈妈莞尔一笑:“我还没恭喜你做爸爸了……子闳恭喜哦~”

林子闳傻了,林子闳懵了。

林子闳面上很淡定,内心很疯狂。

他生命里的第二个小天使真的就这样出现了。

许明杰还在睡,他睡得很累,呼吸急促,还很重,手指微微动了几下,偶尔还有几声呓语。

林子闳去拉他的手,然后很用力的握住。

这辈子都不想再分开的那种。

许明杰自然是都不知道的。

他醒来的时候,林子闳握着他的手趴在一边睡着了。

夕阳西下,已经是傍晚了。

晚饭期间,林子闳先生一直暗戳戳地想要打探出点什么,结果根本一个字都没套出来。

许明杰先生很淡定,甚至还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吃饭之后,许明杰跟林子闳讲了孩子的事。

一改往日的性子,非常认真严肃,甚至还有点可怕。 仙女妈妈躲到房间里给他们空间。

原本搞怪爱闹的林子闳先生一脸镇定,点头,微笑,嗯。

搞得许明杰不好意思搞怪捉弄他。

“你的意见是?”林子闳试探地问他。

“什么意见?”

“留还是不留啊?”

“废话,好容易怀的,怎么可能不要?!”许明杰嘴里的苹果差点没喷出来。

林子闳先生又问:“那你这好一阵子都不能再拍戏唱歌主持综艺之类的了……”

“没关系啊……”许明杰认真的啃了一口苹果,“现在谁也没有它重要。”

“那倒是……”林老板点点头,陷入沉默里去。

“怎么了?吃醋了?”许明杰奇道。

“这么大的事,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连薯条都比我知道的早。”他虽然没有责备的语气,但说到底心中总是有点难过,“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啊……”

许明杰知道他既是自责还有点委屈。不过事都发生到现在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那……下一个我一定第一个告诉你,好不好?”

“嗯……下一个一定要先告诉我……”林子闳跟着他的话往下说,说到一半觉得不对,“下一个?”

“对啊,下一个……”许明杰很淡定,“你不想要下一个?”

“你先把这个生完再说!”

许明杰看他说完又傻乎乎的开始查注意事项,认真的在购物车里加了一堆的东西。

在人生的几个重大场合,林子闳先生都是傻乎乎的。

比如求婚……

听见“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大脑直接当机。

周围起哄的兄弟们集体催促着把让他戴戒指,他才反应过来。

比如婚礼……

林子闳先生彻底懵了,挂着傻乎乎的笑被拉到这边拉到那边……

伴郎团帮他挡了很多酒,然而他还是喝醉了。

哦,幸福的醉倒了……

现在,他还是傻乎乎的。

许明杰裹着毯子窝在沙发上,小王子挂在他的肚子上,把小脑袋埋在许明杰衣服里。

林子闳先生伸手去摸许明杰的肚子,被小王子一爪子挠了回去。

小王子有点生气,弓起背,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喂!这是我的宝宝诶!”林老板很生气,在小王子生气的边缘试探。

然后被挠了……

小王子像是长在了许明杰身上一样,死死地扒住他的衣服,无论拿什么哄都不下来,一边盯着林子闳一面呼噜呼噜地喘气。

林子闳拿着小王子最爱的猫罐头一脸心痛:“你就这样不要我了?”

小王子连看都不想看他,小脑袋接着埋在许明杰肚子上。

杀手安还是很佛系,除了日常趴在一边看着他们打闹基本不出声。偶尔林子闳跟小王子一人一猫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会出手帮小王子。

出手又快又准又狠。

林子闳甚至能想到孩子出生之后他的家庭地位:本来就不高,现在急转直下。

病急乱投医的林老板去问了哥。

哥给他的回复是:让你当年发糖一时爽……现在火葬场了吧。这个孩子就是上天送给明杰的礼物,她在,小王子和杀手安都不会帮你的。

林子闳先生有些委屈。

委屈巴巴的林老板终于等到了宝宝出生。

大概这个孩子真的是上天给的礼物。

除了最初的排异反应,许明杰先生没有一点不舒服的迹象。

各种检查指标都是极好。

小小的孩子在肚子里又乖又安静。

除了必要的胎动次数,它很少在半夜闹许明杰,到睡觉的时间就乖乖没了动作。偶尔子闳得到小王子的特许摸到了许明杰的肚子,小家伙也只是轻轻地顶了顶他的手,表示自己感受到了自己的爸爸在向他(她)打招呼。

疼是在半夜发作的。忍过最初的一阵,许明杰很淡定地把林子闳叫起来,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宝宝要来了……”

林子闳从睡梦里醒来还是一脸发懵的状态,听了这话瞬间清醒。

传闻中的待产包这种东西都是姐姐打包好了直接送来的,种类齐全且精简,双方妈妈着意又添了不少东西。

林子闳把东西放到车上,刚准备回去扶他,却见他很淡然的站在门口,仰望着天空。

那晚天色极好,满天星辰像是嵌在天鹅绒布里的钻石一般璀璨。

“子闳”,他叫他,“再好好地看一眼这片星空吧……过了今晚,我们就是别人的父亲了……”

两边的家长都没有通知。这是许明杰的主意。长辈们眠浅,姐姐家还有小朋友,打扰起来这一夜就不要睡了。只有他们两个人去了医院。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们的小公主出生了。

全程林先生心里怕得很,只是面上一如既往的淡定。

好在孩子很乖,许明杰还没怎么疼,小家伙已经呱呱坠地了。

从许先生被推出来的那一刻开始,林先生酒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妈妈们到的时候,他也没有动,只是安静的抓着他的手,不想放开。

家长们一边碎碎念他们实在胆子太大,这么大的事居然自己解决了。一边又开始把各种各样的补品,炖汤拿出来。

许明杰醒的时候,周围围着一群人。

长辈们,林先生。

他第一句话问:“宝宝呢?”

“姐姐和薯条在看她,在新生儿观察室里。是个小姑娘,昨天哥他们开始给起小名了。你要吃东西吗?喝水吗?”

许先生摇头,“你见过她了没?”

“没有。”林先生递了一勺汤到他嘴边,“喝一点吧……辛苦了,许爸爸……”

“不客气,林爸爸。”

长辈们见这种场合也不好在场,都借口去看宝宝,躲出门去。

第一个见到宝宝的是薯条,回来之后手舞足蹈地描述新生的小妹妹有多好看。

“妹妹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特别好看。妈妈说像是娃娃一样可爱。”

“那薯条觉得,妹妹像不像娃娃呢?”

“不,妹妹比娃娃可爱多了!最可爱的!”

新生儿能有多漂亮,不过是皱巴巴的脸,没长开的五官。

许明杰戳了戳小丫头的脸,“我是你的爸比啊……”

宝宝在小摇篮里蹭了蹭他的手,慢慢抓住了他的手指。

“还没给她取名字……”林先生插言道,去摸小丫头的脸颊。

“小名我们都准备好了……”来探望的团员们压低声音,还是掩盖不住喜悦。尤其是罗先生和黄先生,看着小丫头难掩的羡慕。

两位爸爸挑三拣四,最后一个小名都没选。

这个工作被习惯性的甩锅给了当时正在拍戏的老幺。

至于大名,林先生早有预计。

许望舒。

这是和长辈们商量好的。

至于小丫头之后众星捧月一般的生活那都是后话了。

老幺后知后觉取了笃笃作为小名。

取自一心一意,情深意笃。

岁月流觞,竹马成双。

长辈们脸上的笑意,林先生无限上扬的嘴角。

团员们的贺喜之声。

那是关于岁月静好的最美的诠释。

小姑娘和林先生生在了同一天。

这是许先生和笃笃一同送给林先生的生日礼物。

这大概是林先生收到的最为贵重的生日礼物了。林先生表示会一辈子珍惜珍视这个礼物。

许先生决定半退,马先生向他发出了邀请。职务不低,年薪自然也不少……甚至许诺只要许先生愿意可以随时让他发展自己喜爱的事业。

一切都在向最好的方向发展。

岁月总在人们不经意间,跳着舞步,匆匆而来,匆匆离开。

时间的刻度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而因为有了爱,时间有了长短,岁月有了纪念。

那些深刻而美好的日子啊,是岁月携着芬芳翩跹而来……

那是属于他们的,翩跹岁月








评论(2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