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舟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深

【执离】不归人

被苏小璟太太的太平策虐到疯魔。
发现自己还有这么一篇文一直没发出来……
以及,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怕。
重度OOC预警。
也许是一把大刀。
跪求小红心和评论。
请不要跟我计较逻辑问题……本人已疯。
让哭包最后灭国我对不起他……






天权大军攻入天璇王城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阻拦。
   
    一路畅通无阻得好像这里早就是座死城了一般。
   
    天璇王宫里静得可怕,执明带着人闯进去,只听见身后将士厚重的铠甲铮铮的声音。
   
    他在天璇的主殿里见到了坐在王位上的陵光。
   
    这是时隔十几年之后,他第一次见他。
   
    全无了少年时的青涩纯粹。
   
    他们都不是当年的少年。
   
    陵光着红,红得亮眼,红得灼人。
   
    他想起那个一直一身红衣的人,指向陵光的剑锋竟有些偏。
   
    “我没想到是你得了这天下,执明”,陵光笑着从王座上起身,“好久不见了呢……”陵光的语气很平静,好像被人兵临城下的是执明而不是他陵光。
   
    “好久不见。陵光。”执明的声音听起来冷酷无情。
   
    这是钧天最后一国,曾经兵强马壮的天璇。
   
    如今,大半的国土都已收归天权。
   
    只有少半还在负隅顽抗,痴心幻想着能守得住最后的陵水关。
   
    陵水,终是被攻破了。
   
    陵光早就预计到了这天。
   
    在执明发誓得这天下的那天。
   
    “你会杀我吗?”陵光含笑问,“是我一手灭了他的国,毁了他的家,让他成为亡国之人。我是他最恨的人,你不帮他杀了我?”
   
    “你我两国同根同源,幼时有同窗之谊,于情,我是不会杀你的。而于理……”,执明的话停住了,“虽然你是亡国之君,但他曾告诉我,他欠过公孙一条命,想来公孙那么在意他的王,不会想他的王如此横死。留你的命,算是替他还公孙的人情。来人,押天璇王出王城,留他一命。”
   
    “你不怕我卷土重来?”陵光眉眼染上了些许冷意,唇边却还是带笑的样子。
   
    “怕?有什么好怕的?”执明冷笑,“亡国之人,你也不过是那任人宰割的鱼肉。我得了天下,我有什么好怕的?”
   
    “也是,你如今得了天下,有什么好怕的?”,陵光突然放声笑起来。
   
    “你笑什么?”执明问,示意身后的将士过来押陵光。
   
    “我笑你,我笑你,你这一生从来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陵光被两个士兵押着,突然又挣开,“你这一辈子都是浑浑噩噩,你信了一个搅弄风云之人的话,你为了一个人争夺这天下,我笑你啊,执明。你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哈……”
   
    “你错了……”执明沉吟片刻说,“我争这天下,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这天下的百姓,为了所有人不再受这战火纷飞之苦。所有的苦痛都该是我们受的,而不是他们。”
   
    “执明,天下……交给你了……”陵光突然正色,“真是,很不甘心啊,最后竟然是你……”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命吧……”
   
    陵光一路大笑着离开。
   
    执明拿着剑的手不住得抖了起来,他也是怕的。至少到刚才,他一直都是怕的。
   
    “阿离,我饶了他一命……”执明喃喃自语,“你看见了吗,我攻下了最后一座城,如今,天璇国灭。我替你报仇了……阿离,你看到了吗?你爱着的这个天下,本王帮你夺了,你能不能,来爱本王?”
   
    身旁的将士有些听不下去,想要上前劝阻,却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默默地退了下去。
   
    钧天彻底覆灭于那年的五月,正值羽琼花期。
   
    如云絮般的羽琼花,开遍了新生王朝王都的每一个角落。
   
    有人说,这是因为新帝执明酷爱羽琼花的缘故,也有人说,这羽琼花是为了纪念一个不归之人。
   
    城中众说纷纭,话本流传颇多,争争吵吵的,也没个结果。
   
    于此同时,这个新生王朝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成长起来。
   
    执明处理堆积如山的政务时,总会向窗外望望。御书房外栽满的羽琼花,繁盛美丽。
   
    “终究不如当年摇光国的羽琼花,甚至比起天权的羽琼花还逊色几分。”执明叹气,招过一个内侍问道,“陵光送去了?”
   
    “回陛下,已经送去了。他已经见到了公孙公子。”
   
    “齐之侃那边呢?他和蹇宾还算安分吧?”
   
    “一切如常。”
   
    “那就好……你下去吧。”执明挥了挥手,内侍躬身退出了书房。
   
    当年选定国号的时候,他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按着太傅的意思定国号玄元。至于称谓,莫澜进谏道:“功可盖三皇五帝,王上再自称本王也有所不妥。”
   
    他只道一句,“我一个孤家寡人,便自称寡人罢了。”
   
    莫澜怔愣了片刻,终于明白执明的意思,也不再劝了。
   
    孤家寡人。
   
    世人皆道,当年的天权王,如今玄元的皇帝有济世之能,曾消灭了遖宿军队,打败了天璇,统一天下,赢得万世敬仰。
   
    他们只看到了他的光鲜。
   
    看不到他的悲凉。
   
    他赢得了江山,赢得了万世功名,赢得了千古流芳。
   
    他坐拥万里江山,他功可盖世。
   
    那又如何?
   
    陵光终于跟公孙钤相守,蹇宾和齐之侃从此归隐山林,仲堃仪领了个闲职陪着孟章终老。
   
    他们明明是亡国之人,败军之将。
   
    却比他幸福得多了。
   
    赢得天下又如何,他终究还是失去了他。
   
    新王宫建在旧钧天时最高的山上。
   
    执明有时会去宫里最高的高台小坐。
   
    尤其是,日落时分。
   
    他站在那高台上,俯瞰整座王城,看那万家灯火,看那袅袅的炊烟升起,看那归家的樵夫,嬉闹的孩童,看匆匆的行人,看一片繁华笙歌。
   
    天黑了,家家点起灯,绵延在道路两旁,星星点点的光,却是那样鲜亮。
   
    那是他要求的,他希望他的百姓们每夜都点起灯来。连他的王宫都点起灯来,明亮耀目,宛如一座不夜城。
   
    “这样明亮,阿离会找到回家的路的,会知道本王在这里等着他。”他这样想。
   
    这高台,取名澹台,毗邻澹水。
   
    澹者,平静淡然……
   
    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俯瞰整座王城,也可以看到瑶光。
   
    天上的瑶光。
   
    满天繁星,执明总是一抬眼就能看见北斗七星。
   
    他总能看见瑶光。
   
    他设立了瑶光郡。
   
  却复原不了瑶光故国。
   
    即使形制相似,也不再是当年的瑶光……
   
    他只能看着这个瑶光。
   
    他笑,他的阿离是个傻子,机关算尽,却把自己算进了这个局。
   
    他去的时候还握着那血玉的簪子。
   
    执明伸手想把它拿下来,费了好大的劲,也没能成功。
   
  这人的心真狠……连个念想都不留给他。
   
    他去之前见了他一面,他说:“王上把我忘了吧,忘了我是谁,忘了我做过的事,忘了我这个人,王上会活得更自在些。”
   
    那时他咬牙切齿的回他,“你想都别想,你要是敢死,我每天在你墓前叫一百声阿离!”
   
    “王上,莫要闹了……”他的声音很轻,“一国之君,怎可儿戏?”
   
    “本王就闹了!本王都闹了多少年了!我就每天都叫你,一百遍一千遍,你烦了我也不会停!”,他声音哽咽,“阿离,你不能走,你走了,再也没有人骂我混吃等死,没有人要我勤勉政事,没人再我跟太傅顶嘴的时候劝我了。阿离,你不能走,你真的不能走……”
   
    那一年,天权最繁盛的一朵羽琼花,谢了……
   
    算到如今,已有五年了……
   
    五年啊,物是人非……
   
    纷乱的天下,这五年,终于安定了下来。
   
    执明喝掉杯子里最后一口茶,早就没了温度,回味也只剩了苦涩,少了甘醇。
   
    暮色四合,浓重的夜色笼罩着这个新生王朝。
   
    凭栏望去,王都一片安宁和乐。
   
    一个繁华似锦的天下,一个平安和顺的天下。
   
    暗夜里孕育着的,等待着这个新生王朝的,将是一片纯净的光明……
   
    他是执掌光明的那个人……
   
    他会还给这天下一个太平盛世:江山秀丽,海晏河清。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