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舟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深

【桓易】先婚后爱(ABO)二

这章蜜汁爆字数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写啥。

反正套路套路就要结婚了。

嗯,第二面在医院,第三面……自己看吧

带我秀出场,可能涉及CP:宏晋,竹马,晨熙

——开餐——

Chapter2

马振桓先生人生前26年,从未遭遇过如此尴尬的局面。

作为两岁移民加拿大,从此以英语法语为母语,中文到现在还说不太利索的归国ABC,他觉得,这次祖国的玩笑跟他开得有点大。

他赤身裸体地裹着被子看着床上睡得香甜赤条条的419的另一个始作俑者,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谁睡了谁。归国不到24小时,他已经感受到了来自祖国的深深恶意。

他开始认真的回想自己脑海里残存不多的记忆,努力想知道自己睡了的这个人到底成年了没。

别419不成再变成强奸未成年就热闹了。

马先生自幼长在开放开明的加国,地广人稀,鼓励生育,科学教育,细致入微。

一夜情,酒后乱性他又不是没见过。他自己也不是26年中完全没有性经历的。

但是吧,酒后乱性哪有这么乱的?!

他昨晚睡了一个O,还是刚刚分化的O。他还把人家标记了!!

马振桓颓废地躺下看天花板,目光直愣愣的,空气里还弥漫着醇厚的轩尼诗味道和淡淡的清新的薄荷味。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味道很美妙,甚至让人上瘾。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味道竟然如此和谐地交融在一起,仿佛天生该相遇一般。

马先生坐起来看裹着被子睡得正香的那个“小朋友”。

马先生要承认,他是个很好看的孩子。

他裹着被子,露出脑袋和小半张脸,长睫毛微垂,半露的肩膀上还留着自己咬下去的印记,甚至隐隐约约还能看见自己种的草莓……

马先生扶额,“我都做了些什么啊!”他暗骂道。

作为归国ABC,回国的第一个酒局既不是跟自己的家人,也不是跟自己的兄弟,而是跟合作方。

他自恃酒量不错,也确实留了个心眼没多喝,以至于走出门的时候他确定自己还能走直线,算得出今天的汇率。

然而事情就是,他出来就看到了一群A在用信息素逼迫一个O发情,而那个O,看上去还是个刚刚分化的小孩子。

他本来想着不多管闲事的,毕竟是在国内,他不想惹什么麻烦。但是那个小小的努力不让自己倒下的身影,不知为什么就让他动了恻隐之心。

他的信息素是轩尼诗,从分化开始他就知道,很少有A能挡得住他的信息素。

那个味道馥郁优雅却攻击力十足。

如果事情只发展到他救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倒也无所谓。关键是他把人给睡了,睡了就算了,还完全标记了。

此刻,他在心里将合作方的名字从名单上重重划掉。

那个酒有问题。他虽然很少出入这种声色场却也知道,有种东西,在释放信息素之后会催化人发情。对于酒后很容易逞强的A来说,几乎是成功率百分百的青丝绕(即chunyao)。

他又看着那张好看的脸,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小朋友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手上,微微颤抖的睫毛让他的手有点痒,他嘴角噙着笑意,露出浅浅的酒窝。

很好看,是那种放在人堆里一眼就能看到的好看,出挑的好看。

似乎是他的动作有点大了,小朋友幽幽地转醒。

马先生被吓了一跳,手足无措地看着他坐起来,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问道:“已经早上了吗?”

漫长的一夜过去了。

易柏辰这样想。

“那个,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向你道歉。”马振桓先开口,“对你做的事,我会补偿的。”

易柏辰看着他一本正经又手足无措地向他道歉,突然笑起来,“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马振桓,或者你可以叫我Evan。26岁,归国ABC。目前在家族公司任职……”,他顿了顿,“我可以请教你的名字吗?”

“易柏辰,或者叫我易恩。S大表演系在读。”易柏辰揉揉头发,“你不要搞得我们跟相亲一样好不好?”

“可是我标记了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起诉我强奸……”

“没那个必要……”易柏辰摆摆手,“昨晚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情况更糟。”

“但是我标记了你,你以后可能没有办法正常恋爱结婚了。”马振桓有点急切,这孩子怎么看上去那么没心没肺啊,被完全标记是多大的一件事啊。

“你救了我,也标记了我。我们扯平了。”易柏辰看上去十分淡定,“再说,没有阻止你标记我,是我的问题啊。所以现在是我们两个各自负责50%。”

“我可以负责的。”

“没那个必要。”易柏辰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格外云淡风轻,“你情我愿罢了,只是事情超出了我们的预计而已。你不必自责。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也确实对你标记了我感到气愤。但是毕竟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所以我们扯平了。”

说罢,他裹着被子下去摸自己的衣服。

“我还有课……先回去了。”

“最后一个问题。”马振桓突然道。

“什么?”

“你成年了吧?”

“废话,老子都大四了!”易柏辰一摔衣服,“你不会以为读大学的都是未成年吧?”

“那个……我确实是不该知道国内的教育制度,再加上,我24博士毕业,所以确实不太清楚……”

“学习好了不起啊!”他惺惺道,“我22了。”

“嗯,你要回去上课的话,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必。”易柏辰完全不想跟他纠缠下去,“我打电话叫我室友接我。”

他说出室友二字才想起苏聿明的事。找人不成把自己也搭进去了。易柏辰自嘲地笑笑,然后在外套口袋里找自己的手机。

翻了半晌也没看见手机的影子,他有些尴尬地开口问马振桓,“那个,能借我用一下手机吗?我手机好像没带。”

“好啊。”马振桓点点头,从身边的地上捞起自己的外套,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易柏辰对着他的手机想了许久也没接过去。

“怎么了吗?”马振桓疑惑,“你不是要打电话?”

“我……背不下来他的电话号码。”易柏辰挠挠头。

“那我送你回去吧。”马振桓穿上自己的衣服。

这个过程里,易柏辰在后面一直打量着他。

身材颀长,貌似有好几块腹肌。

重要的是那张脸,真好看。

“对了……这是我的电话。”马先生扯下一张便签,“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都可以来找我。虽然你不需要,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尽力给你些补偿。因为我毕竟……”

毕竟毁掉了你的下半生,他这样想。

易柏辰沉默了一会,在马先生的便签本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

“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打这个电话。”他道。

马先生的座驾和人一样低调。

易柏辰坐在副驾驶,两人一路无言。

车子缓缓驶入校门,在宿舍楼下停住了。

“到这里就可以了。”易柏辰解开安全带,“我上去了。”

“那个……”马振桓还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再见。”

“再见。”

易柏辰站在门口目送着黑色的车子驶离自己的视线,像是被人抽走了魂魄一般几乎要跪倒在地。

他拿着钥匙,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步一步挪回寝室。

两个Omega室友看着他惨白的脸吓了一跳。

“你不是去找苏聿明的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其中一个问。

另一个闻了闻空气里的淡淡薄荷香和一种难以形容的酒香问,“你分化了?”

“嗯,苏聿明怎么样?”

“他打电话来说在酒吧睡到早上,现在没事了。”

“那就好。”易柏辰松了一口气,“我先去睡一会。”

他脱掉外套,沉重地砸在自己的床上。

他发烧了。

迷迷糊糊的,很难受。难受得他想哭。

最终他给他“妈”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刚一接通,他就忍不住鼻子一酸,脑子晕晕乎乎带着哭腔说了句:“哥,我分化了……”眼泪还没擦干,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黄伟晋和陈向熙几乎是同时在寝室楼下出现的。

黄伟晋就是易柏辰的那个“妈”。

他们和陈向熙从小一起长大,又都是S大的学生。黄伟晋大了他六岁,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音乐制作人,跟着黄伟晋来的是他的男朋友:那位身材高大,已提名视帝的演员罗弘证。

“你怎么来了?”黄伟晋问道。

“他室友跟我说他分化了,满屋子都是信息素,他们怕他出什么事,又都是O,怕被信息素影响就打给我了。他打给你了?”

“跟我说他分化了就再不出声了,我怕他出什么事就赶紧过来了。”

“所以到底是怎么了?”罗弘证有点头疼,好容易有个约会被这个臭小子一个电话就给搅黄了,算了谁叫自家比比有一颗老妈子心呢。

三个人用备用钥匙开了门,迎面就是一股薄荷汽水味道。

虽然在场的不是O就是A却也没什么影响。

易柏辰裹着被子蜷缩着。

陈向熙去摸他的额头和脸,果然烫得厉害。

“可怜的小朋友。”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易恩,醒醒,我们去医院看看吧。感觉你烧得好厉害。”黄伟晋满脸担忧,“起来好不好?”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

“我把他背下来吧,去医院吧。这样烧下去不是办法。”罗弘证突然出声道,“而且我觉得,他不止是分化了这么简单。”

那个复合的味道绝对不止是薄荷汽水,他想。

一行人坐上车,小朋友才醒过来。

“易恩,你到底干了什么?”黄伟晋从后视镜看他,“你室友说你昨晚一夜都没回去,你今天又发烧又是分化的,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被标记了……”

“什么?”三个人几乎是一起惊叫出声,“标记了!”

“是,而且是完全标记了。”易柏辰不看他们惊诧的眼神。

“标记你的人是谁,做什么的?你是不是自愿的?你如果不是自愿的我们可以去告他,易恩,你说话啊。”黄伟晋如连珠炮一般地发问。

“你要我怎么说?一夜情玩脱了吗?”易柏辰揉着太阳穴,“姓名电话工作地址我都知道。但是这事我们都有责任。你情我愿而已。”

“呵,你倒是云淡风轻的,也不知道之前是谁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哭了。”黄伟晋嘲讽了一句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被标记了也好啊……”他向后仰倒在座椅上,“大不了做一个腺体割除手术,当个无忧无虑的Beta。”

“你……”黄伟晋还要说什么,被罗弘证打断,小朋友又沉沉睡过去。

“你还是别问了,他现在应该还是很难过的,别问了。”

“管不了了,管不了了。”黄伟晋摇头。

陈向熙把易柏辰的头放在自己肩上,让他睡的更舒服些。

“很难受吧”,他想,“一定很难受。他当时一定害怕极了。他等到在寝室了躲在被子里才敢给伟晋打电话,一定是很难受吧。如果不是自己承受不了,他不会打给伟晋的。”陈向熙叹气,“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其实比谁想得都多,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露出怯懦的一面。”

“何必那么逞强呢?”他小小声对易柏辰说,“你还有我们啊,你有我们可以依靠啊。”

诊室里的医生是位老人家,据说是曾经的主任,是个十分有经验而温柔的人。

“发情期的余潮,加上他还不能完全承受分化后立刻标记,又有点着凉。这是身体排异的正常反应而已。毕竟很少有刚刚分化发情就被标记的例子,不过也算正常。注射有点抑制剂就好了。幸好只是余潮,不然你们估计都扛不住。注射了抑制剂之后回去睡一觉就会好的,虽然看起来很严重,但是是身体接受另一部分的过程。这种反应因人而异,不必太担心。”

小朋友被注射了抑制剂,这个过程中一直没醒。黄伟晋又在跟医生确认过没有危险之后加了一针抑制素(私设byy)。

“真能扛啊”,黄伟晋看着易柏辰的脸,“扛到受不了了才想起我。”他伸手点着他的额头,“你啊你,让我说什么好。”

回去的路上,三个醒着的“大人”一言不发。

把人送进寝室,三个人长舒了一口气。

“总要知道到底是谁标记了他,那个味道很少见,去查一定能查到。”黄伟晋道,“只是,那是什么味道啊?”

“轩尼诗。”罗弘证插言道,“如果没有错的话,轩尼诗。”

“轩尼诗……”

三人心照不宣地在校门口分开。

而易柏辰一直睡到傍晚才醒,彼时他的烧已经退了。

陈向熙托他室友给他买了粥,装在外卖碗里还是热的。

他从床上爬下来,打开盖子开始喝粥。

苏聿明就是这个时候提着大包小包从门外进来的。

“易恩,门口有给你的东西。”他道,“你昨晚怎么了?”

“我分化了,然后被完全标记了。”

“什么?!”

易柏辰不看他,“标记你的是谁,知不知道叫什么?你如果不是自愿的,我可以去帮你,我有认识的律师,我们可以去告他。毕竟你是因为我……”

“我不想提这件事了。”易柏辰停下喝粥的动作,“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难过,替我不平,甚至要为我出气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我被标记了是不争的事实。更何况,也不是你的过错。是我自己愿意去找你的。是我忘记了你一个Beta什么事都不会有。”他自嘲地笑笑,“其实都是我自己的错。更何况,我是自愿的。没有人逼迫我。我自愿被他标记的。”

他觉得自己本应该像是黄伟晋或者苏聿明一样激动。

但是他真的没有。

他是自愿的。

这个是真的,即使心理上不想承认,但也是真的。他渴望被他标记,渴望他成为生命里唯一的一个主宰者。

对于一夜情来说这种想法很可笑吧,但他就是自愿的。

马振桓先生没有纠结,自从知道了他的住址,每天开始往他寝室送东西。

开始只是些零食,后来几乎发展到包办衣食的程度。

知道的他是在补偿自己的419被伤害对象,不知道的以为他周四追求谁呢。

不过那些东西,基本都被吃掉了。 至于是被谁吃掉的就不知道了。

那件事之后没多久,马先生就要回加国处理事务,又要去法国。

“照顾”易柏辰的重担被交给了公司职员。

易柏辰每次上课都能看见那个人的身影,他知道那人是谁派来的。

他偷偷查过马先生的背景,现代版霸道总裁?

反正差不多。

马先生本想着速战速决好赶紧回国解决风流一夜的事,结果在法国被绊住了脚。

法国人生性浪漫,圣诞节连着新年,有将近一个月的大假。

待马先生折腾回国已经二月初了。

易柏辰大四,S大的表演系大四没有寒假,于是易柏辰依旧在学校。

马先生从机场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打给了易柏辰。

接电话的却是他室友。

“易恩啊,他又忘记带电话了……”

“他这两天有点不舒服,低烧又吐的,我们让他去S市医院看看……”

马先生听到这,脑袋嗡地响了一声。

他挂断了电话。

易柏辰的室友还在絮叨着:“我就说不让他吃那个三文鱼的,估计就是因为这个闹肠胃病了……喂?喂?”

马先生一脚油门去了S市医院。在某个科室绕了半天没看见人,转身再大厅看见了拿着病历的易柏辰。马先生确定自己用平生最快速度冲到了他面前。

“你把孩子生下来吧,我会对你们负责的。”

易柏辰睁大了眼睛看清了眼前这个人。这个419之后在自己身边阴魂不散的男人,翻了个白眼把病历拍在他脸上。

“你是不是对自己的能力太自信了?”易柏辰翻着白眼把口罩戴上,“病毒感冒加肠胃炎而已。”

ABC先生愣了一会点头,“那你赶紧戴好,别传染……”

他说他本意是想说交叉感染的你信吗?

当然不信。

“所以你没怀孕?”他问。

“那天之后我去注射了抑制素。”他往后靠在座椅上,“我才22岁,才不想生孩子好吗?你负责我也不想生。”

马振桓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下。

“我们能聊聊吗?”马振桓问。

“不好意思,没空,再待下去,我怕我会交叉感染。走了……”他扬了扬手里的病历。

马振桓无疑是喜欢他的,不只是身体上的喜欢,还有心理的喜欢。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标记了的缘故,他很喜欢这个男孩子。

那是他从前没有过的感觉,微妙的喜欢。

他瘫在办公椅上。

距离上次在医院怀孕乌龙之后,他已经一个月没见过他了。

感冒大概已经好了吧,他想。

再看一眼手机,上面显示北京时间已经是十点了。

自己已经在办公室一个人待了将近12个小时了。

“我在等什么呢?”他想,“我在期待他打给我吗?”

他闭上眼,仰面看天花板沉思,被一阵振动打断。

号码是他一直期待着却又总也等不到的11位数字。

他接通电话,微弱的电流声后是他的呼吸声。

易柏辰坐在篮球场看台上,下了很大决心似的。

于是马振桓听到了这句。

“马振桓,我们谈谈吧……”

————tbc————

第三章预告

我需要一个稳定的住址,你需要一个结婚对象。

不如我们协议结婚吧!

马先生:计划通get√

小天使:Evan,我回国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祖国还包分配媳妇的!

评论(3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