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舟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深

【蹇齐】离婚协议(大结局)

【蹇齐】离婚协议•拾壹

私设:平行世界,有丝分裂(男性生子设定,恋爱无固定性向。)

娱乐圈,双影帝。

开餐

拾壹

齐之侃并没有等到蹇宾醒来再离开,他艰难地在这一场犹如胡闹一般的情爱里捡回已经支离破碎般的自己,用长袖衬衫遮盖住欢爱的痕迹。

他拖着行李箱,脚步虚浮。在蹇宾额发间落下一个吻,便匆匆离去。

蹇宾醒来,距离记者会已经不多时了。

他换了衣服便打电话给齐之侃。

无人接听。

他发了慌,一次又一次拨过去,终于听见了那边接通的声音。

“小齐,你听我说,今天无论如何我都……”

“你听我说……蹇宾,听我说。”齐之侃的声音淡淡的,仿佛说完他就会化作烟雾消散一般。

“你听我说……”

“听完你就会明白的。”

“蹇宾,我很开心我在年少时光遇见了你,也很开心这十年,我是与你一同度过。这场离婚旅行,是我们在这十年间最放肆最任性的决定。直到我说重新开始时,我一直都觉得我们的关系或许真的有转寰的余地。但是我错了……”

“因为这件事,当我知道的时候,我还是会藏起婚姻事实,选择别的方式证明自己。因为我觉得我的一切不是婚姻带来的。但是,婚姻本身已经带给我们影响,我们的自欺欺人只是一剂让我们心安理得的药剂罢了。我因你得到本不该属于我的机会,你因我在涉及不深的娱乐圈如日中天。”

“我们俩都自私的选择了更爱自己的方式,为了自己的未来放弃了对方。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勇气面对婚姻,又如何能经营好婚姻?”

“我不敢说我爱你,因为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一直用爱你的名义……爱自己……”

“床头的柜子里……我想你看到了。”齐之侃语气很平和。

那里静静地躺着已经缺少了几粒的避孕药。

“不要来找我”,他在电话那边轻笑,“这场战役,我们彻头彻尾地一败涂地。在我亏欠你之前,请允许我离开。再见,我爱你。”

没有给任何机会,齐之侃挂断了电话。

蹇宾站在酒店门口,一阵寒意刺骨。

他们离开上海的时候还是初夏,如今已是深秋。

上海有许多长得足够世纪的大楼,每一座似乎都反射着让他眩晕的光影。

记者会自然充斥着刁钻的提问,刻薄的言语。

关注点无非是他和齐之侃的关系,他的私生活。

经纪人本已准备了非常巧妙的发言词,似乎每一字每一句都可以将两个人的形象挽回。

可是蹇宾没有用。

“我与齐之侃先生……”他顿了顿,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措辞,“是合法的婚姻关系。”

此话一出,一片哗然。

“很抱歉之前没有公开。现在向大家承认,我与齐之侃先生确实有合法的婚姻关系。且在婚姻关系下,没有一方有出轨或背叛对方的行为。”蹇宾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道:“但是我与齐之侃先生的婚姻宣告危机,已经开始协议离婚。理由也不是我们其中一方变心,而是……”

“我们对待婚姻的态度已经出现了分歧,长期对婚姻经营不善,聚少离多。现在,我们准备分开,各自冷静一段时间。”

“你们不必问我他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就在半个小时前,他消失了。”

“我会去找他,和他重新开始。”

“像是多年前那样,再追他一次!”

“以上。”

随后的一小时内,他们的离婚协议书正式公布于世人眼前。

这场声势浩大的离婚,如同一场大型戏剧表演。

蹇宾和齐之侃作为主角自然饱受争议。

有人说他们根本没有结婚,只是找个借口。

有人说他们连结婚证的编码都发出来,大概是真的结婚,因为或者劈腿或者出轨的破事离婚。

更有人扒出他们近一两年的行程,发现他们俩休息的时间确实是少之又少,因为相处时间短,倒是婚姻破裂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外界热热闹闹的讨论他们婚姻的时刻。

蹇宾正在满世界的找自己的前任伴侣齐之侃先生。

齐之侃最终选择去泰国。兜兜转转,齐之侃还是回到了泰国。

有时候他也会想,如果他没有遇见蹇宾,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亦或者,如果当年他没有选择现在这个职业,他也许会在自己四十多岁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平静安宁的小角落里过自己的余生。养花弄草,还可以养只小狗做伴。他会和蹇宾有一个孩子,也许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子,也许是一个淘气活泼的男孩子,也许像他一样偶尔会犯傻,也许像蹇宾一样腹黑沉稳。

他总是会想,如果当年那个孩子留了下来,他和蹇宾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们的婚姻是不是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是,事实上,他们俩彼此还有转寰的余地,可世俗再也不会给他们机会。

于是他代替蹇宾做了那个最合适的答案。

很疼,很痛,剜心一般的疼。可那又能怎样。

上天惩罚他们用婚姻换取了对彼此的深刻了解,也残忍地夺走了他们最期望挽留的东西。

一切都是有因必有果……

没什么好怨恨的。

那些刻意带走的小药片,被他留在了S市机场的垃圾桶里。

他最终还是保有一丝幻想,或许这一次,可以留住什么。

但最终还是没有留下。

他一直是想选择日本,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

日本是太现代太快节奏的国度。

他很累,只想休息。

多少年前,当他的经纪人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曾经憧憬将来要住在普吉岛上,每天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要和另一半养一只狗,一家四口。

在夕阳下吹着海风,迎着朝阳拼命奔跑。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星星闪烁。

那样的安适惬意,他曾经也无比向往。

现在他安心地租了普吉岛上的一栋小房子住。

养了一只猫,一只狗。

在晨光熹微的时候在沙滩上看日出,在夕阳西下的时刻看太阳沉入大海。

他看上去不像是黄种人的皮肤终于晒成了小麦色,穿着沙滩裤跟当地的小孩子在沙滩上踢足球。

他用十年的光阴学会如何去爱,花了五年时间拼命的赚钱。

如今终于可以慢下来看他拥有的一切,幻想另一个齐之侃。

或许那个世界的齐之侃,可以安心的享受午后的阳光,可以养一只猫一只狗终老,可以遇见自己爱的人一起白头。

那是他所向往的,但不属于他的浪漫。

十年的光阴,他从未觉得后悔,只是觉得可惜。

他不后悔当年的决定,却可惜这十年没有好好珍惜。

除了在普吉岛租住的房子,他经常往清迈跑。

他站在双龙寺的景观台上,热带极好的阳光毫不留情地把他的皮肤晒得通红一片,他眯着眼睛,俯瞰整个市区。

总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四下张望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从景观台上下来,取了三支莲花供奉佛祖,祈求平安健康。

转过身,出了门。

只见蹇宾手持玫瑰朝他微笑。

他下意识开口道:“你别告诉我你在学泰国的僧侣。”

“若我是僧人,我只想问一句,我爱的人,是不是变心了?是不是还愿意再让我追求一次?”

齐之侃并没有回答,庙宇庄严,不容放肆。

不过他相信,蹇宾会懂他的。




注:泰国僧侣还俗前手持玫瑰花,寓意询问自己的爱人是否心意如初。

写作后记
这篇文,写了很久,从我还是个高中生,到我现在大学。
兜兜转转,终于还是让他们离了再结一次。
离婚协议,大概传递的一直都是我的婚姻观念。如何经营如何相处,是不是该放手,如何能放手。
我自认为是个俗人,于是写了一个俗套的爱情。
聚少离多的婚姻,以自己的方式爱对方实际上是爱自己。相爱如蹇齐依旧逃避不了这样的婚姻围城。当年的欢苗爱叶成为束缚彼此的枷锁,本该充满爱和喜悦到来的新生命成为两人之间无法越过的横沟。能不能解,如何解,各位看官见仁见智。
一张离婚协议书,牵扯出的不仅是婚姻,还有家庭和社会。
最终,他们选择终结过去不对等的婚姻,重新开始。以最正大光明最虐狗的方式。
番外篇是肉肉的点梗。
前一半是制造果子的过程,有车。
后一半是知乎体。
之后会锁文大修,毕竟当时的大纲找不到了,现在的结局和我预想的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以上
                                                         沉舟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