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舟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深

【蹇齐】离婚协议

【蹇齐】离婚协议•伍

私设:平行世界,有丝分裂(男性生子设定,恋爱无固定性向。)

娱乐圈,双影帝。

暂定he结局。

最近在搞事和开车,所以没有更文。
感谢大家喜欢这篇文。鞠躬。
明天也许有蹇齐的电影院车或者是搞事的糖版结局……
请期待~

开餐

日本的一天又开始了。

这座现代化的城市保持着和所有大城市一样的快节奏。

所以,睡到日上三竿,揉着惺忪睡眼的两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瞬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两个人都穿着简单的休闲裤和清爽的T恤衫,跟穿着职业装的人们确实不太一样。

“我们,是不是太随意了?”齐之侃问。

“好像是。”蹇宾看了自己一眼,道,“是有点随意。”

根据酒店热情的前台小姐说,附近一个小巷里有很好的拉面馆。

果不其然,两人在找了近一个小时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拉面馆。

老板娘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保养得很好,一头银丝梳得整整齐齐,挽了一个传统的发髻,笑容温柔美好。

老板不苟言笑,看他们点了两碗盐味拉面便直接去煮面了。

蹇宾会说日语,书写上还有些障碍,语言表达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齐之侃只会英文,所以基本上都是用英语和日本人交流,幸好最近遇到的日本人英语都不错。

老板娘把面端上来,又开始细细盘问他们从哪里来,是什么关系。

老板操着一口纯正的日语叫老板娘不要打扰客人用餐。

老板娘朝他一笑,老板便也噤了声。

关于两个人的关系,他们心照不宣地含糊过去。老板娘倒也不追问,只是笑着给他们俩追加了樱花饼。

樱花饼甜美清新,拉面浓郁醇厚。

饿了许久的两个人到最后都不想跟对方说一句话,只是专注于吃。

结账的时候,老婆婆拉住了走在后面的齐之侃,递给他一罐小东西。

齐之侃正在犯糊涂,只听老婆婆小声用英语说道:“呐,他是你很爱很爱的人吧?看得出你们最近有些小争执哦。我自己做的盐渍樱花哦,今年花期来的晚才留下的,保佑你们快点和好的。希望你们俩啊,可以像这个盐渍樱花一样,一直在细致而繁复的保养里长长久久。”

齐之侃怔愣着,好半天才挤出一个笑脸,道:“谢谢。”

老板娘推他出门,直直推到蹇宾的怀里笑道:“欢迎下次光临哦!”

路上,蹇宾打开了那一罐盐渍樱花。

很香,颜色很好看。

“我刚才真的很羡慕那样的爱情。”蹇宾合上罐子盖,“大概在那样的爱情的滋养下,才会有那样飞扬的神采吧……”

齐之侃心中赞同,嘴上却道:“可我们,真的还能走到那样的时候吗?我们真的能有那样的时间经营我们的……爱情吗?或者说,我们,还有爱情吗?”

蹇宾自知说不过他。

婚姻里的矛盾不是一天形成的,自然也不会一天就能解决清楚。

“会的……”他的声音很小,尽力压低了不让齐之侃听见,“我们可以走到那时候的,但是那之前,你一定不要放开我的手。”

今天的行程是去井之头公园。

樱花的花期过去,又是工作日,公园里几乎没有什么人。

租船的大叔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在湖上划船其实齐之侃是没有想过的。

蹇宾摇着橹,悠哉地享受着下午的阳光。

“你知道吗?”他突然问。

“什么?”齐之侃没想听敷衍道。

“传说,在这个湖上划船的情侣都会分手。因为这湖的湖神是女的,她嫉妒那些情侣。”

几乎是下意识,齐之侃就想要下船。

“坐下。”

蹇宾要的就是他这个反应,心情好了许多。

齐之侃像是被摆了一道,脸色绯红。

“我们现在这样,也算情侣?”他出语讥讽,试图挽回面子。

蹇宾得了他最初的反应,知道他潜意识里不想分开的事实,便顺着他的话说,“是呀,我们本来就不算情侣,这下,被她一诅咒,我们真的要分手了。”

齐之侃看着蹇宾云淡风轻的表情,心里居然有些酸楚。

随后的时间里,两个人皆是无言。没什么兴致,便早早地往酒店那边走。

他们住的酒店旁边有一条很出名的以边走边吃为买点的商店街。

没吃午饭,两个人在下午四点的商店街买了一份章鱼烧。

两个人都饿了,不顾形象也没形象地吃了起来。

章鱼烧很烫,齐之侃尽量挑盒子中间那些还比较热的吃下去,蹇宾的胃不好,太冷太热的都会不舒服。

毫无形象。

齐之侃蹭了一些番茄酱在嘴角不自知。

蹇宾拉住他,没有用手也没有用纸,只是轻轻地吻在沾着番茄酱的嘴角。

蹇宾吻过之后,便甩手离开,留下发愣的齐之侃。

蹇宾心里乐开花却表现得极其正常。

至于齐之侃,他愣了许久终是红了脸。

风吹着,又是一个美好的夏天~

两个人在一个提供晚餐的民宿解决了在日本最后一日的晚餐。

很传统的日式晚餐。

蹇宾和齐之侃都吃得很饱。

明天,他们就要离开日本。

齐之侃喝了些清酒,明明是一杯倒的量,却死命撑着喝了两三杯。

到最后,满脸酡红,笑得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蹇宾算是真的体会到什么叫: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只狗。

他有多久没有向自己露出这样的笑容了。

这样舒心的,真心的笑容。

蹇宾背着人回酒店。

路上,人一直念叨着:jiu~

蹇宾以为是什么,却感觉一个吻落在自己的脸颊上。

再回头看的时候,人已经睡着了。

蹇宾这才想起,这是日文里亲(即亲吻)的发音。

他把人抱在怀里,一路抱回酒店,前台小姐看着他们进来,满脸笑容。

“我不会放开你的,你也不要放开我。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求你……让我补给你我欠你的所有的东西。”

蹇宾给他盖上被子,手顺着被子往下移,移到了齐之侃的小腹处。

那里,曾经有一个生命。

一个属于他和齐之侃的生命。

蹇宾抑制不住眼泪大滴大滴地砸在被子上。

他去吻齐之侃的额,眼泪落了下来。

“你知道晚安代表什么意思吗?”他轻声道,“是我爱你……那么,小齐,晚安。”

评论(28)

热度(124)